Mui - Interview

index  

table of magazines

 

2 full pages of Anita Mui on 3/07/03 Minpao Newspaper, (三月七日明報, 兩大版阿梅專訪, 原頁報紙已 scanned上網)

 

 

從絢爛歸於平淡

From sparkling to plain

梅艷芳豪情財情不再

Anita Mui not generous as before

【 明 報 專 訊 】 當 了 二 十 年 樂 壇 的 大 姐 大 , 梅 艷 芳 經 歷 的 並 不 是 一 段 常 人 所 走 的 路 , 大 部 分 上 三 十 歲 的 香 港 人 , 都 陪 她 走 過 這 段 「 黃 金 歲 月 」 , 回 望 這 段 歌 樂 人 生 , 她 擁 有 過 最 光 輝 一 刻 , 也 試 過 焦 頭 爛 額 ﹔ 但 梅 艷 芳 始 終 還 是 梅 艷 芳 ﹕ 「 無 論 我 現 在 是 不 是 不 及 以 前 紅 , 所 賺 的 錢 也 不 如 從 前 多 , 我 是 一 個 永 不 認 輸 的 人 , 不 再 領 獎 並 不 代 表 下 跌 了 , 我 最 驕 傲 的 是 即 使 在 全 晚 中 只 出 來 唱 一 首 歌 也 好 , 依 然 是 焦 點 所 在 , 我 希 望 令 大 家 知 道 『 梅 艷 芳 仍 舊 站 在 這 位 置 』 、 『 今 晚 不 枉 過 』 , 而 我 亦 『 今 生 不 枉 過 』 。 」

Has been the Big Sister of the Music Industry for 20 years, Anita Mui's journey is not traveled by every ordinary person.  Almost all Hong Kong people, who are over 30, have accompanied her for her [Gold Era].  Reviewing the career life, she has had ups and downs, bright successful period, at the same time had burns too.  However, Anita Mui is still Anita Mui:  [No matter if I am not as popular as before, or I am not making as much money, I would never admit that I'm a loser.  I don't accept awards anymore, it doesn't mean my popularity drops.  Even for the whole night, I just sing one song, but it is the climax of that night, and I'm still the focus, that is what I feel most proud of.  I want people to know " Anita Mui still has her position." "Tonight worth to have", and I feel "my life worth to live.'']

 

記 者 是 陪 梅 艷 芳 一 起 成 長 的 人 , 曾 見 證 阿 梅 的 唱 片 連 奪 六 白 金 銷 量 、 應 接 不 暇 的 拍 攝 電 影 、 演 唱 會 動 輒 逾 三 十 場 的 全 盛 期 ﹔ 收 入 自 然 是 天 文 數 字 , 在 那 個 年 頭 她 是 出 名 的 豪 氣 , 出 出 入 入 都 十 多 人 陪 在 身 邊 , 所 有 消 遣 支 出 全 由 她 結 帳 ﹔ 家 人 開 口 說 要 百 多 萬 做 生 意 , 她 毫 不 考 慮 照 付 , 哪 個 朋 友 手 緊 求 助 , 數 十 萬 立 即 送 到 , 一 切 生 活 、 衣 著 都 是 最 頂 級 ﹔ 從 來 沒 有 人 告 訴 她 開 工 要 準 時 , 只 有 人 告 訴 她 ﹕ 「 你 是 大 姐 大 嘛 , 人 家 等 你 好 應 該 。 」 一 切 一 切 盡 顯 她 的 豪 爽 。 但 直 到 近 十 年 間 香 港 市 道 回 落 , 唱 片 與 電 影 市 場 萎 縮 , 阿 梅 宣 告 不 再 領 獎 , 從 璀 璨 歸 於 平 淡 … … 這 幾 年 阿 梅 出 唱 片 不 多 、 電 影 產 量 亦 不 多 , 所 以 演 唱 會 成 為 收 入 主 要 來 源 , 有 時 覺 得 阿 梅 真 的 撐 得 很 苦 , 因 為 她 背 負 一 班 人 的 生 計 , 但 她 呢 ﹖ 要 為 金 錢 煩 惱 嗎 ﹖

 


The interviewer is one of those accompanied Anita Mui to grow.  She has witnessed Anita Mui winning 6 White Gold continuously for the sale of her albums, filming in movies none stop, concerts continued for 30 shows.  Her income of course was of geometric figure.  At that time, she was famous for her generosity.  She was always accompanied by more than 10 persons, she was responsible for all expenses.  When her family member wanted to start business, she invested more than a million with no hesitancy.  Whenever any friend asked for help, she would immediately gave that person several hundred thousands.  She ate and dress all with top class.  Nobody told her she had to be punctual for work, she was only told: [You Big Sister, they should wait for you.] She always showed her generosity.  But for recent 10 years, the record business of Hong Kong has been bad, movie industry in recession too.  Anita Mui announced that she would not compete for awards, she was going to be more ordinary...... she hasn't released too many albums, not too many movies.  Her main source of income is concerts.  Sometimes, it is feltl that Ah Mui has too heavy a burden, she has to support a group of staff.  Does she really have to worry about money?

保 質 素 寧 缺 莫 濫

阿 梅 點 點 頭 說 ﹕ 「 賺 錢 誰 個 不 想 ﹖ 但 都 要 賺 得 其 所 , 每 月 我 最 慳 儉 也 要 數 十 萬 開 支 , 真 的 頗 吃 力 , 每 次 出 席 不 同 場 合 , 為 了 尊 重 主 辦 大 會 、 尊 重 來 採 訪 我 的 記 者 , 都 會 悉 心 打 扮 , 讓 他 們 可 以 交 差 , 這 最 起 碼 也 得 花 幾 萬 元 , 一 件 衫 幾 萬 , 化 妝 、 髮 型 各 收 萬 多 , 以 前 有 唱 片 公 司 代 為 支 付 , 但 現 時 悉 數 由 自 己 從 錢 包 中 取 出 來 , 幾 肉 赤 ﹗ 我 不 是 聖 人 , 我 也 要 吃 飯 , 公 司 也 有 很 多 人 跟 我 搵 食 , 有 時 我 會 想 ﹕ 不 如 十 幾 組 戲 當 一 部 片 酬 接 拍 , 但 偏 偏 那 是 一 部 過 不 了 自 己 的 電 影 , 叫 我 怎 樣 去 騙 自 己 為 錢 而 拍 呢 ﹖ 這 並 不 是 清 高 , 我 會 很 坦 白 的 承 認 我 也 需 要 錢 , 但 要 揀 得 其 所 , 因 為 錢 是 永 遠 賺 不 完 的 , 最 重 要 是 所 做 的 事 是 正 確 的 。 」 她 認 為 「 梅 艷 芳 」 已 成 為 一 個 品 牌 , 觀 眾 起 碼 覺 得 現 在 她 所 拍 電 影 及 所 唱 的 歌 , 都 不 會 太 差 , 因 為 她 堅 持 的 就 是 保 持 質 素 。

Anita Mui nodded her head: [Who doesn't want to make money?  But must make proper money.  Even I live thriftily, my monthly expense is a few hundred thousands, it is difficult for me.  Whenever I go for functions, to show respect to the organizer and the reporters, I will dress-up, so that they can have their work done properly, so I have to spend at least a few tenth thousands for each function.  A dress costs more than 10K, make-up, hair dressing, more than 10K for each.  The record company used to pay all these expenses, now I have to pay myself, really feel bad!  I'm not a saint, I have to eat too.  I have to support my staff.  Sometimes I would think:  just accept a role in a movie even not with many shots, but often such a movie is not up to my standard.  How can I cheat myself, how can I make movies just for money?  I'm not trying not to be mercenary, I admit I need money, but must make proper money.  Because there is no ending for money making, but the most important is that what I do is proper.]  She thinks that [Anita Mui] is a trade mark.  At least audience will feel that her movie and her songs are up to a certain standard, because she insists on quality.

「 對 於 近 年 電 影 產 量 大 減 … … 我 很 明 白 『 你 揀 人 , 人 揀 你 』 這 道 理 , 同 樣 人 家 都 會 覺 得 我 又 不 是 什 麼 票 房 保 證 、 票 房 靈 藥 , 不 一 定 要 找 梅 艷 芳 演 出 , 是 否 票 房 保 證 亦 不 是 我 能 夠 控 制 , 但 我 只 能 盡 力 做 到 『 演 技 保 證 』 。 」 她 笑 言 如 果 有 保 險 公 司 可 以 承 保 藝 人 紅 多 久 的 話 , 肯 定 很 多 生 意 。 她 說 ﹕ 「 我 認 同 藝 人 是 海 鮮 價 , 以 前 簽 唱 片 公 司 , 開 價 最 少 二 千 萬 簽 一 年 , 現 在 呢 … … 哈 哈 哈 , 搞 得 經 濟 如 此 差 , 政 府 有 無 得 賠 番 畀 我 ﹖ 」

[The production of movie has been reduced.......I understand the theory "you choose people, people choose you", also people would think that I am not guarantee of box office, not remedy of box office, so they might not look for Anita Mui.  I can't control the box office, but I can try my best to achieve "performance-quality guarantee".] She laughed and said if there are insurance companies to insure how long an artist will remain popular, bet they will have lots of business.  She said: [I agree that artists are of seafood price.  Before when signed of a record company, at lease it would be 20 million per year.  But now....hahaha........the economy is so bad, can I ask the government for compensation?] 

等 待 讚 語 再 重 臨

站 在 台 上 , 阿 梅 獲 得 的 是 觀 眾 衷 心 掌 聲 , 但 當 她 宣 布 不 再 領 獎 後 , 原 來 亦 領 受 過 很 多 冷 眼 , 她 說 ﹕ 「 我 聽 到 有 些 人 幸 災 樂 禍 說 『 阿 梅 佢 跌 緊 啦 , 無 。 』 但 無 無 又 過 了 這 麼 多 年 , 一 樣 開 到 二 十 場 演 唱 會 , 因 為 我 是 一 個 永 遠 都 不 肯 認 輸 的 人 , 我 不 再 領 獎 不 代 表 我 跌 , 我 堅 持 賺 少 點 、 用 少 點 , 都 為 保 持 質 素 , 我 要 令 背 後 說 我 的 人 , 有 一 日 終 於 會 再 講 『 阿 梅 真 係 有 料 ﹗ 』 」

Standing on the stage, Ah Mui got hearty applause from the audience.  But when she announced that she would not compete for awards, she also got many cold shoulders.   She said: [I heard people said :" She is dropping, no more lar!"  But I still last, even had 20 shows for a concert.  It is because I never admit that I am a loser.  I don't accept award, it doesn't mean I'm dropping.  I insist that I will make less, and spend less, but must keep quality.  I want those who have talked behind me to realize one day: "An Mui is really with qualification!"] 

臉 紅 紅 不 等 如 醉 酒

經 歷 過 這 樣 的 起 落 , 相 信 阿 梅 早 已 適 應 , 只 是 不 明 白 為 何 每 次 她 醉 酒 都 與 失 意 牽 上 關 係 ﹖

Have experienced ups and downs, Ah Mui already used to it.  But it is hard to understand why it is always reported, whenever she gets drunk, that it is because of love.

她 不 屑 的 說 ﹕ 「 黐 線 , 他 們 飲 醉 酒 定 義 是 怎 樣 ﹖ 我 在 夜 店 臉 紅 紅 出 來 就 說 我 醉 ﹖ 我 怎 會 喝 兩 杯 紅 酒 就 醉 ﹖ 我 承 認 有 一 、 兩 次 我 真 的 因 事 不 開 心 , 跟 朋 友 傾 訴 時 喝 了 兩 杯 , 但 我 沒 對 大 家 生 活 造 成 影 響 , 我 又 沒 有 在 街 上 大 吵 大 鬧 , 更 沒 當 街 除 衫 或 者 鬧 上 差 館 , 我 就 是 明 白 酒 後 駕 車 是 犯 法 的 , 所 以 索 性 連 駕 駛 執 照 亦 不 要 , 只 是 請 司 機 或 者 由 朋 友 送 , 這 樣 還 不 算 奉 公 守 法 ﹖ 還 要 刻 意 的 在 我 的 肉 挖 瘡 疤 ﹖ 我 沒 影 響 任 何 人 , 只 過 自 己 的 生 活 都 有 錯 ﹖ 請 放 過 我 啦 ﹗ 入 行 之 後 我 跟 一 個 透 明 人 沒 分 別 , 只 想 保 留 少 許 私 人 生 活 罷 , 原 來 跟 朋 友 逛 街 吃 飯 也 是 錯 ﹖ 」

She replied: [Crazy.  How do they define being drunk?  I got out  from a bar with red face? How can I get drunk only by having 2 drinks of red wine?  I admit I really got drunk once or twice when I was not happy.  I complained to my friends and had more than usual.  But it didn't affect other people.  I didn't make noise in the street, or took off my clothes in the street, or arrested by police.  I know drinking drive violates the law, so I even give up driving license, hire a chauffer or ask ride from friends.  Still not good enough as a good citizen?  Why try to dig a wound in my flesh on purpose?  What I do never affects any other people, I just live my own life, anything wrong with that?  Please give a break!!  After I started this career, I'm no different from any transparent person, just want to have a little bit of private life, only shopping and having dinner with friends, is that wrong too?]

硬 食 遲 到 死 貓

與 她 相 交 多 年 , 替 她 開 心 的 是 , 發 覺 這 幾 年 她 開 始 懂 得 照 顧 自 己 , 起 碼 身 邊 多 了 一 本 記 事 簿 , 把 一 切 約 會 、 工 作 都 寫 下 來 , 而 不 再 只 靠 助 手 提 點 。

Having known her for so long, it is happy to know that in recent years she knows how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lready. At lease she has a diary with her, she has recorded all the appointments or works, not relying on her assistants anymore.

「 因 為 我 食 得 太 多 死 貓 , 次 次 都 話 我 遲 到 , 其 實 很 多 時 是 問 題 出 自 工 作 人 員 或 者 助 手 的 傳 遞 上 , 經 常 說 錯 時 間 , 大 家 都 是 朋 友 , 怎 罵 得 那 麼 多 ﹖ 所 以 我 現 在 學 乖 了 , 自 己 先 寫 下 再 倒 過 頭 來 提 點 助 手 。 我 試 過 很 多 次 在 樓 上 呆 坐 個 多 小 時 等 記 者 會 開 始 , 他 們 說 因 為 記 者 未 齊 要 遲 開 , 但 到 我 出 現 之 時 , 反 而 是 記 者 不 滿 問 我 怎 麼 又 遲 到 , 實 在 是 有 口 難 言 。 但 我 只 好 又 吞 了 它 , 就 當 『 遲 到 大 王 』 是 美 譽 。 」 不 再 事 事 依 賴 別 人 , 事 情 反 而 處 理 得 更 好 , 那 天 相 約 做 訪 問 , 她 也 只 是 遲 了 五 分 鐘 , 實 在 大 有 進 步 。

[It is because I have been scapegoat for too many times.  Every time, when I was late, they would say that is my fault.  Actually sometimes it was the wrong information from either the staff or my assistant,  they told me the wrong appointment time.  But all are friends, can't scold them all the time.  So I am getting smarter now, I drop down the time and then remind the assistant instead.  Actually for many times, I was waiting in the room upstairs more than an hour before the press conference.  But as reporters were late so the press conference was delayed.  However, when I appeared later, the reporters would blame that why I was late again.  Hard to explain.  So I took the blame again, and got the beautiful title "Queen of Tardiness"]  Not relying on others for everything, things seem to be run more smoothly.  On the day of interview, she was late only for 5 minutes, really great improvement.

 


我不需要愛情

I don't need Romance

因 為 家 庭 的 關 係 , 阿 梅 很 沒 有 安 全 感 。 過 往 她 一 直 期 盼 尋 找 一 段 永 恆 的 戀 情 , 找 一 個 可 以 一 生 一 世 為 目 標 的 伴 侶 , 為 了 當 一 個 平 凡 的 女 人 , 甚 至 曾 經 想 過 退 出 娛 樂 圈 好 專 心 一 意 學 廚 藝 。 可 是 今 天 再 說 起 婚 姻 與 終 身 伴 侶 這 個 問 題 , 她 想 也 不 用 想 便 回 答 ﹕ 「 現 在 我 一 個 人 不 知 多 愜 意 , 不 想 再 煩 了 , 因 為 現 在 我 的 時 間 很 寶 貴 , 要 我 再 與 另 一 個 人 共 處 一 室 ﹖ 不 用 客 氣 了 , 免 得 會 阻 我 的 廁 所 … … 」 只 是 阿 梅 亦 承 認 看 到 人 家 一 雙 一 對 時 仍 會 羡 慕 兩 分 鐘 , 但 到 第 三 分 鐘 她 就 打 冷 顫 , 因 為 對 婚 姻 已 全 無 信 心 。

Because of family background, Ah Mui lacks security.  In the past she always longed for an everlasting love.  She longed for a companion for the rest of her life.  Dreaming to be a ordinary female, she contemplated to retire from the entertainment circle and concentrated in learning cooling.  But today when discussing about marriage and permanent partner, without thinking she replied: [Nowadays I enjoy so much to be alone.  I don't like any more troubles.  Now, my time is very precious.  Want me to share a room with someone else? No thanks.  Don't bother to share my toilet....] But she also admits that when she sees others in pairs, she would admire them for 2 minutes, but for the 3rd minute she would tremble because she has lost confidence in marriage completely.  

愛 多 一 次 傷 多 一 次

Love once more, got hurt once more

 [可 能 我 心 態 不 對 , 有 朋 友 告 訴 我 結 婚 一 個 月 後 即 感 情 轉 淡 , 有 些 一 年 未 夠 又 分 居 , 有 沒 有 搞 錯 ﹖ 結 婚 是 一 生 一 世 的 嘛 , 但 現 在 的 人 勞 師 動 眾 行 禮 , 卻 換 來 一 段 短 暫 婚 姻 ﹖ 女 人 想 披 婚 紗 大 可 以 一 個 人 去 拍 照 , 喜 歡 的 就 換 上 碧 咸 照 片 或 其 他 偶 像 都 可 以 。 」 阿 梅 最 不 能 接 受 的 是 為 何 男 人 多 女 朋 友 就 是 風 流 、 情 場 浪 子 , 女 人 換 幾 個 男 朋 友 就 是 淫 婦 , 甚 至 與 朋 友 飲 兩 杯 就 無 端 端 當 上 蕩 女 , 委 實 不 公 平 。 「 兩 個 人 相 愛 , 就 是 彼 此 之 間 只 容 納 對 方 , 可 是 男 人 都 會 把 家 中 的 一 個 當 成 黃 臉 婆 , 然 後 四 處 找 女 朋 友 , 不 再 有 期 盼 就 是 不 想 再 傷 心 、 傷 身 , 甚 至 傷 金 。 」 阿 梅 說 上 一 段 感 情 是 與 趙 文 卓 的 戀 情 , 結 束 了 也 有 八 年 , 其 間 的 傳 聞 都 不 是 真 的 , 過 往 多 段 戀 情 , 使 她 領 悟 到 對 男 朋 友 千 依 百 順 、 為 對 方 安 排 好 所 有 事 情 , 原 來 別 人 不 一 定 會 領 情 。 過 去 她 會 無 時 無 刻 向 男 友 報 到 , 更 不 想 出 遠 門 , 只 希 望 每 一 刻 能 與 對 方 共 處 , 甚 至 去 旅 行 , 也 會 辦 訂 機 票 、 行 李 亦 代 對 方 執 妥 , 但 卻 換 來 冷 冷 一 句 ﹕ 「 你 知 不 知 這 樣 會 迫 得 我 透 不 過 氣 來 ﹖ 」 所 以 目 前 一 刻 , 她 更 愛 無 牽 無 掛 的 生 活 。

[Maybe I don't have right attitude.  Some friend told me, only one month after their marriage, their feeling already diminishes.  Some have separation only after one year.  Really something wrong?  Marriage should  be for life.  Now people make so much effort and trouble their friends to have the wedding, but what they get in return is such a short marriage.  If women want to be in wedding gown, can go to have pictures taken all by herself.  If like, just hang up the picture of Beckham or some other idols.]  Ah Mui just can't accept the idea that when men have more girls friends, they are merely regarded as flirtatious or playboys, but women will be called whores when changed for a few boy friends.  They would even be called loose women if caught drinking with friends.  It is really not fair. [Two persons in love, then they have to compromise.  But most of the time, the male will treat the one at home as yellow face woman, while he is still flirting around with girl friends.  I don't have any more expectation for love, don't like to get hurt, spiritually, physically or financially anymore.] Ah Mui said her last love affair was with Chiu Man Chuck, that was about 8 years ago.  After that all other rumors are not true.  From the past experience, she realized that obedience, or arrangement of everything for a man, often won't be appreciated by him.  In the past, she would report to her boyfriend all the time, hoping to be with him all the time, she didn't like to take long journeys by herself; she would book the tickets, arrange luggages and arrange everything if they went traveling together.  But what she got in return was: [Do you know you make be breathless?]  So a the moment, she really love her present life style, no worry and troubles.

傷 痛 中 學 習 成 長

Learn to grow up after being in pain

這 段 日 子 除 了 感 情 創 傷 外 , 她 也 失 去 了 好 幾 個 至 愛 親 朋 , 如 胞 姐 梅 愛 芳 、 契 爺 何 冠 昌 、 好 友 陳 百 強 及 羅 文 , 阿 梅 說 ﹕ 「 對 於 他 們 的 去 世 , 傷 心 是 難 免 的 , 但 同 樣 令 我 得 以 成 長 , 而 且 更 可 以 看 到 人 生 更 深 入 的 層 次 , 因 為 既 然 我 不 知 明 天 自 己 會 是 怎 樣 的 話 , 只 好 更 積 極 的 做 好 今 天 的 事 , 例 如 我 計 劃 十 一 月 舉 行 個 人 演 唱 會 , 我 便 親 自 到 歐 洲 斟 洽 服 裝 贊 助 及 買 衫 , 你 可 知 我 最 開 心 是 能 夠 飲 奶 茶 及 食 三 文 治 , 因 為 只 有 在 開 工 的 日 子 我 才 會 預 備 這 『 開 工 孖 寶 』 , 換 言 之 , 飲 奶 茶 食 三 文 治 的 日 子 等 如 有 工 開 啦 。 」 基 本 上 阿 梅 是 個 對 生 活 要 求 不 算 高 的 人 , 她 心 目 中 有 這 樣 一 個 計 劃 ﹕ 「 我 想 再 賺 一 筆 錢 , 然 後 安 頓 了 媽 媽 、 家 人 , 甚 至 公 司 上 了 軌 道 之 後 , 我 便 一 個 人 去 學 畫 畫 、 去 學 外 語 , 因 為 我 最 遺 憾 是 沒 有 讀 過 什 麼 書 , 到 時 不 用 什 麼 豪 華 生 活 , 一 條 牛 仔 褲 都 可 以 穿 很 久 , 追 尋 真 正 屬 於 我 的 生 活 , 現 在 有 太 多 事 情 要 我 去 做 , 還 未 可 以 放 低 。 」

For those days, besides hurt by her lovers, she has lost a few beloved relatives and good friends, such as her sister Ann Mui, her foster father Ho Kwoo Cheong, good friends Danny Chan and Roman.  Ah Mui said: [It is inevitable to be sad at their decease, but it makes me grow up, and see life in more depth.  Since I don't know how to live tomorrow,  I will try my best to finish what I have to do today.  For example, for my concert in November, I travel to Europe to discuss with my costume sponsors and to buy costumes myself.  Do you know that I feel happiest when I have a cup of hot tea and sandwiches?  because it is only when I have work to do I have have this "Twins for work".  In other words, when I have ta and sandwiches, it means I have work to do lar.]  Basically she doesn't demand too high for her living.  She has such a plan: [I want to make some more money, then I will make arrangement for my mother and other family members.  Also hope the company will be run smoothly.  Then I will learn drawing, and foreign languages.  My biggest regret is that I never had too much schooling.  By then I don't need any luxurious life, a pair of jeans can last a long time.  I will search a life that really belongs to myself.  Now I still have too many things to do, can let go yet.]

沒 有 愛 情 賺 回 親 情

No romantic love but family love

阿 梅 也 承 認 去 年 她 開 心 了 許 多 , 那 是 因 為 突 破 了 與 母 親 的 關 係 , 現 時 逢 周 日 她 便 會 返 母 親 家 吃 飯 、 飲 湯 , 而 且 去 哪 也 會 記 得 要 致 電 告 訴 母 親 行 蹤 。 「 我 最 緊 張 就 是 家 人 與 朋 友 , 活 在 世 上 是 群 體 生 活 , 雖 然 沒 有 愛 情 , 但 我 有 媽 咪 、 契 媽 、 契 妹 及 對 我 不 離 不 棄 的 歌 迷 疼 惜 , 在 這 個 冷 酷 社 會 中 總 算 有 點 暖 意 , 我 學 會 自 愛 , 即 使 沒 有 男 人 愛 惜 都 記 緊 要 愛 惜 自 己 。 」 看 來 , 阿 梅 真 的 活 得 通 透 了 很 多 。

Ah Mui also admitted that she became happier last year, it was because there was a breakthrough in her relation with her mother.  Now during festivals or weekends she will have dinner in her mother's place.  Also she would inform her mother her whereabouts.  [Now my main concern is my family and my friends.  We all live a gregarious life in this world.  Though no romance, I have love from my mother, foster mother, foster sister and those fans who never desert me.  In this cold society, I still get some warmth.  I have learned how to love myself.  Even no man loves me, I must remember to love myself.]  It seems Ah Mui really sees through even more now.

記 者 ﹕ 魏 幼 芳

攝 影 ﹕ 梁 迺 楠

場 地 提 供 ﹕ 都 會 海 逸 酒 店

服 裝 堤 供 ﹕ Dior 、 Gucci